三门峡宏鑫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法国影人雅克·贝汉去世:从威尼斯影帝到生态纪录电影导演
发布日期:2022-05-05 10:50    点击次数:82

当地时间4月21日,法国导演雅克·贝汉在巴黎去世,享年80岁。他的家人在发给法新社的声明中称:“他去世的时候很平静,我们深感悲痛。”

雅克·贝汉是中国观众十分熟悉的法国电影人。他曾在《天堂电影院》《放牛班的春天》《警察的诺言》等片中担任角色,并荣获威尼斯影帝。更让中国观众难忘的,是他作为纪录片导演执导的《迁徙的鸟》《海洋》《地球四季》等生态纪录电影。

从电影明星到金牌制片人,再到纪录电影导演,雅克·贝汉在漫长的电影生涯中不但出演、制作了上百部电影,更以导演身份将法国自然动物类纪录片提升到一个新的艺术高度,为生态纪录电影掀起一股新浪潮。

从银幕明星到金牌制片

1941年生于巴黎的雅克·贝汉是典型的童星,5岁时就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

他的父亲是舞台剧演员,母亲是演员,这使得他从小就有机会登台演出。从1958年开始,雅克·贝汉在巴黎的舞台上就演出了400多场舞台剧。

1966年,25岁的他凭借电影《半个男人》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金狮奖。

演艺事业如日中天时,27岁的雅克·贝汉却转身向幕后,创立电影制作公司。他制作的第一部电影是反映希腊右翼势力谋杀左翼议员的政治片《Z》,该片斩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奖等诸多殊荣。1973年,他制作的电影《甜蜜的家》获14项国际奖项,1976年制作的《黑人为白人作战》再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说起从演员到制片人身份的转换时,他曾说,自己只是想更多地参与到电影中,“做演员只是等待,做表情,然后休息。这不够,我希望统筹,对一部电影负责任,想要走得更远。”

他始终有着电影人的全面视野、能力与敏锐眼光,先后出演、发行了100多部电影,涉猎的题材从历史、政治到人文社会,每一部都堪称精良。

令中国观众动容的电影《放牛班的春天》同样由雅克·贝汉担任制作,他在片中出演老皮埃尔·莫汉格,他的儿子在电影中出演年轻的皮诺。

1989年,他制作的《猴族》标志着动物电影在法国的崛起。那时候,他去往印尼拍摄大猩猩,但20多年后,一部分森林消失了,失去生存领地的大猩猩也随之消失。从那时起, 阳江核电有限公司雅克·贝汉的生态意识萌发,重心也转向了纪录电影。

上世纪最后10年,雅克·贝汉连接制片了“自然与人”三部曲,从1989年的《猴族》、1996年的《草丛族:微观世界》、1999年的《喜马拉雅》,将平凡的野猴、微不足道的昆虫、偏远的藏区人民作为电影主角,引发广泛关注。

1998年,他联袂雅克·克鲁佐执导纪录电影《迁徙的鸟》,为拍摄走遍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跟随30多种候鸟飞遍世界。影片不仅纪录了候鸟迁徙的美,也有悲怆背景音乐下被毁坏污染的环境,被捕获圈养的飞鸟。从这一部纪录电影开始,生态纪录片成为一种独立的类型初具规模。

2000年前后,法国生态主题的纪录电影不断涌现,形成一定的规模和社会效应。根据近30年的法国纪录电影排行榜显示,观影票房超过百万人次的前十部纪录电影中,有八部是生态纪录电影,位列前三的,是雅克·贝汉的《微观世界》《海洋》和《迁徙的鸟》。

我好像生活了几辈子

雅克·贝汉曾数次到访中国,他曾面对中国媒体坦言,为了拍摄纪录电影,自己几乎倾家荡产,“找投资很不容易,跑银行的时间多过跑拍摄场地。”

他最著名的海陆空生态三部曲,《迁徙的鸟》《海洋》《地球四季》,围绕地球生物,拍摄出很多被忽视、令人惊叹的镜头。三部电影都以孩童的形象开篇和结局,展示野生动物的生活,以及它们在人类文明进程中命运的变化,质疑世界快速发展背后,地球和生物被迫做出的牺牲。

每一部纪录电影都是时间、金钱和高科技设备的巨大投入。他曾说,通常拍一部纪录电影就需要4年,“3组人同时拍摄4年,4年乘3就是12年。”

2010年上映的纪录电影《海洋》,耗资5000万欧元,是史上投资最高的纪录电影。该片拍了4年半,包括摄影师、技术人员、科学家在内的三个摄制组同时在全球各地拍摄,团队最高人数达400人。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教授张同道指出,2011年8月《海洋》在中国首映,票房迅速过两千万,成为当年中国最卖座的纪录电影,震撼了被商业大片磨钝的大众神经,也给中国电影提出反思——电影票房是否等于文化价值?什么才是健康多元的电影生态?

“雅克·贝汉先生不断挑战电影极限,创造了一百多年电影史上关于动物的电影奇迹。这是电影人勇气、耐力与智慧的结果。”张同道曾写道,雅克·贝汉的一系列纪录电影,不仅是他个人的梦想,更是人类的良知,“《海洋》是一部伟大的行动电影,以视听之美诱惑观众,以良知感染观众。”

2017年,76岁的雅克·贝汉受邀到北京师范大学与张同道教授对谈。满头白发的他在现场感叹,欧洲和法国境内的大量动物已经消失了,人们总是忽略地球上的生命,渴望征服,最终赢来的,却是灾难,“现代科技工业发展得太快,有一天我们会窒息。”

“我意识到有一种跟全球人息息相关的宇宙价值,就是自然环境。”他说,自己之所以要在70岁之后仍然奔波于全球拍摄自然纪录片,表现地球的美与灾难,是他身为一位自然倡导者的义务,“就像我过去拍摄政治题材的电影一样。”

他最欣慰的是,在《海洋》上映之后,中国的一家连锁餐厅已经停止出售鱼翅。

2015年,雅克·贝汉被纳入法国海洋协会成员,后被提升为法国海军预备役军官。他以法国生态电影人身份与世界生态学者密切合作,形成了西方生态运动的核心力量。

“我从事的可能是世界上最美的职业之一。”雅克·贝汉曾说,为了拍摄纪录电影,他脱离了常规的日常生活,花很多时间生活在动物中间,“我经历过海洋遨游,天空飞行,又随着《地球四季》穿越欧洲的历史,我好像生活了几辈子。”

AAB

上一篇:今天也是为萨摩颜值沦陷的一天呀~
下一篇:坚守隔离点的她,最忙的一天,只睡了一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