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宏鑫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俄乌冲突下的欧洲难民连锁灾难:乌克兰难民比我们高一等?
发布日期:2022-05-06 12:01    点击次数:61

俄乌冲突迄今已经延续近两月之久,和平曙光依然未现。然而,战火燃及之处已不仅限于两个国家,而是波及到更广范围、更多层面,特别是给全球难民安置和移民权益保护带来巨大挑战。

据联合国难民署 4 月 18 日公布的最新统计,已有近 500 万乌克兰人逃到境外,大部分进入欧洲其他国家,还有 700 多万人在境内离家避难。除了安全保障和物资供应,他们也需要重新找到立足之地和立命之本。除此以外,此前尚未安置的其他国家难民可能要因此面临更长时间的等待。他们的诉求如何得到公平对待,已经引起西方非政府组织的关切。近来,欧洲数起俄罗斯移民的游行示威活动也显示出,他们受到的歧视和敌意已经到了让其无法继续沉默的地步。

▲德国柏林,乌克兰难民抵达德国。图据 IC photo

乌克兰难民:

教育就业成两大挑战

"我不想称他们为难民,这个词……让人更难过。"谈起一个月前从乌克兰逃到柏林的家人,克里斯蒂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个正在德国求学的俄罗斯女孩,如今不得不在她的单身居所里安排祖孙三代五口人的生活。她的妈妈原是俄罗斯人,嫁给了来自乌克兰的父亲,之前一直住在乌克兰东部一处小城,直到冲突爆发。他们辗转来到柏林,投奔克里斯蒂娜,有了落脚之处,而那些在此无亲无故的乌克兰难民只能暂居在临时营地,等待进一步安置。

谈到目前家人面临的主要困难,克里斯蒂娜表示,倒还不是衣食住行,而是需要去应对有关安置的官方手续,比如给她正处于学前年龄的侄子寻找幼儿园位置,为她年过半百的父母申请德语课程,以便将来在当地谋生。准备提交这些材料都需要占用大量时间,让还处于毕业求职阶段的克里斯蒂娜应接不暇。

在德国,教育是安置乌克兰难民挑战最大的领域之一。德国教师协会 4 月初估计,已有 25 万学龄乌克兰儿童进入德国。然而,教育部的统计显示,目前已被安排入学的乌克兰难民儿童和青少年只有 2 万多人。教师协会预计,至少还需要 1.5 万名教师和数千幼教人员,才能弥补这一缺口,三门峡赛诺维制药有限公司不仅会耗资上百亿欧元,还要改变教育设施和政策才行。而这给原本就面临师资匮乏的德国带来更多压力。

受过良好教育和培训的乌克兰难民的到来,原以来会给德国劳工市场注入强心针,但他们真正融入绝非易事。据德国媒体 Euractiv 报道,繁冗的手续流程造成很大障碍,乌克兰难民要先向外管局申请"临时保护"身份,然后才能获得工作许可。报道还说,德国希望乌克兰难民弥补很多特定产业的劳动力缺口,如技术工人、运输建筑、医疗保健和农业,而这些行业的组织也在敦促政府简化手续,使他们尽快就业。然而,目前进入德国的乌克兰难民大多是女性和未成年人,其中 73% 左右接受过良好教育,但只有 10% 会说德语。因此,也有反对声音传出,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政策,才能确保他们真正融入劳工市场,才不会沦为低薪和缺乏保护的"二等劳工"。

▲当地时间 2021 年,阿富汗难民抵达德国拉姆斯泰因空军基地,空军飞行员为他们准备膳食。图据 IC photo

其他难民:

赶走我们为乌难民腾地方?

哈桑去年携妻带子从阿富汗来到阿尔巴尼亚,原本打算申请难民身份进入西欧,但他如今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大量乌克兰难民的涌入让他们的等待更加遥遥无期,因此只能另做打算。

在柏林,也出现了要求阿富汗难民家庭为新来的乌克兰难民腾地方的现象。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4 月 20 日的报道,从阿富汗来到这里的几百名移民都经历了这样的遭遇:社工突然造访,告诉他们,在 24 小时内搬出住处,"不能质疑,不能谈判"。

"这种驱逐行动是故意不对外透露的。"柏林难民委员会的一名理事成员在采访中说,当地政府借口这些阿富汗难民只是离开了所谓"抵达中心",那里只是临时住所。但事实上,他们有些人已经在那里住了好几年,如今被迫搬离,原本在附近上学的难民子女也不得不离开。

同是难民,待遇却不平等,已经引起一些欧洲非政府组织的关切。法国救世军组织负责人埃曼努尔 · 奥利佛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就重申了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的核心观点:关注那些已经"被遗忘的求助者",除了乌克兰难民,还有来自苏丹和阿富汗等地的难民。他们目前已经在住房和合法证件申请方面遭到不同待遇。比如在法国北部一座城市,计划前往英国的乌克兰难民在那里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食品和住宿援助,但住在帐篷来自其他国家的难民就被遗忘了。

"如果说他们之前就不受到重视,如今境遇更糟。"奥利佛说。就连该组织救助人员也开始质疑这种"双重标准"。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大赦国际"也在 3 月底发布的报告中直接批评法国对待不同来源难民的双重标准。

俄裔移民:

现在,歧视无处不在

4 月初一个周日,柏林街头,近千人驾驶约 450 辆摩托车经过,呼吁保护在德国的俄裔移民不受歧视。在此之前,德国多个城市也曾爆发类似抗议活动。一位曾经目睹游行的德国民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间抗议人士展示了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受到攻击和威胁的评论截图 ——"我们会抓到你"。除了人身攻击,还有人的车被刮花,甚至有俄裔孩子在学校里遭到同学质问。《莱比锡人民报》本月早些时候也发表一篇专访文章,讲述了当地俄裔移民的歧视行为,包括骚扰电话、口头攻击和车辆毁坏等。还有一位俄德双重国籍小企业主告诉媒体,她的店铺网站被攻击,评级分数下降,"生活像在地狱中"。

德国约有俄裔移民 120 万。据德国内政部在 4 月初向媒体透露,自 2 月底,德国警方已经处理了 308 起反对俄裔人士的犯罪事件,其中包括 15 起暴力事件。内政部强调,俄乌冲突不应使矛盾渗入德国社会。

在荷兰,也出现类似事件。据全国反歧视机构联盟的数据,到 4 月初,已有 11 个歧视俄裔人士的事件被上报,包括一名俄裔音乐家被解雇,俄裔人士不允许参加体育活动,以及公证员拒绝为俄裔人士提供服务等。然而,该机构认为,这只是冰山一角,这类事件实际上比比皆是,甚至有俄语名字命名的餐厅也受到骚扰威胁,以至于阿姆斯特丹市长在一次公开讲话中强调:这场战争绝不可以导致歧视。

红星新闻特约记者 王薇

编辑 潘莉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AAB

上一篇:《铃兰之剑》评测:反复轮回 找寻和平
下一篇:封不住的热爱与信念 CTCC新赛季筹备稳步推进